<progress id="L39ONK"><delect id="L39ONK"><kbd id="L39ONK"></kbd></delect></progress>
        <optgroup id="L39ONK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L39ONK"><optgroup id="L39ONK"></optgroup></big>
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L39ONK"><pre id="L39ONK"></pre></label>
              <nav id="L39ONK"></nav>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menuitem id="L39ONK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menuitem id="L39ONK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L39ONK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L39ONK"><label id="L39ONK"></label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L39ONK"><nav id="L39ONK"></nav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L39ONK"><delect id="L39ONK"></delect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L39ONK"><menuitem id="L39ONK"><sup id="L39ONK"></sup></menuitem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73章二十二份礼物-重新回到七年前,开局他就提离婚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稍事休息,除了虞问筠之外,所有人简单的用过晚饭,便洗漱了一番各自回了房间——很多人有了高原反应,胃口不佳,精神萎靡,倒是傅小官屁事没有,他在沐浴之后精神头儿很是不错。今夜月明,尤其是在这高原之上,感觉距离天穹更近了一些,于是那月亮似乎也变得更大了一点。傅小官下了二楼,正在这庭院中仰头望月,邓修走了过来,恭敬的行了一礼:“下官参见傅大人,不知道傅大人对下官一应安排可还满意?若是大人有何要求尽管提出,下官尽量服务好大人?!?br/>傅小官收回了视线,看向邓修笑道:“别整这上官下官的,我是以文人的身份来参加文会,你无需和我多礼,我也不是一个在乎礼数的人……这地方就是我们的使馆?”“回大人,正是,我朝驻武朝使节仅仅三人,您都已经见过。我们平日就在这里公办,若是武朝有什么对我朝的要求,便会遣人前来此处传讯,若是我朝对武朝有什么提议,我等就会去皇城将这提议提交给对应的官署,甚至面圣?!?br/>和曾经的大使馆差不多的性质,傅小官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二人来到了一张石桌前坐下——屁股有点凉!“你到这里多久了?”傅小官关心的问了一句。“三年又三月?!?br/>“可还习惯?”“回大人,这活其实很轻松,我朝与武朝之间往来并不密切,像今天这样的接待规?;故窍鹿僬馊昀锏牡谝淮?,所以如果有欠缺之处,还请大人多多担待?!?br/>邓修没有如傅小官说的那样随意,他早已知道了傅小官的身份,明白眼前的这个少年是虞朝上京真正的新贵!他得罪不起啊,鬼知道这少年心思,他那样说可以,但若是自己真那样做了,免不得在他心里落下个不知轻重的印象。傅小官也没再去计较这上官下官的称呼问题,他又问道:“你在上京可有家眷?”“回大人,下官的家眷并没有在上京——说句实话,上京那地方也不是下官这样的人能呆的。下官是山西道永宁州永宁城人氏,于宣历元年恩科中了进士,然后候补了两年,于宣历三年谋了个鸿胪寺主薄的官儿,于宣历六年初来到了这里,其间回去过一次?!?br/>傅小官忽然想到宫身长洗劫了永宁城,便又问道:“你家境如何?有妻妾几房?儿女几个?”邓修一怔,这少年新贵怎么会问起这等私事?可既然傅小官问了,他只能作答:“回大人,下官家境还算过得去,有正妻一人,妾一人,儿子两个——下官是在候补的时候成的亲,一双儿子也是在那时候有的,宣历七年冬回家省亲时候纳了一房妾室,后面来信说诞下了一个女儿?!?br/>说着这家常,邓修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馨,“我尚未见到女儿,寻思明年再向礼部告一个假回去看看?!?br/>傅小官没有提永宁城发生的变故,他也笑道:“久居外乡,这思家之情在所难免,确实应当?;厝タ纯础彼鋈蛔烁龌疤?,问了一句:“樊国夷国和荒人的使馆也在这一条街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tnnuc.pro/txt/197563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案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都变得不重要!我们的心就是一个圆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信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己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来往的流年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走到上帝面前为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心思叵测-天唐锦绣- 第99章我的秘书陆景溪-重新回到七年前,开局他就提离婚- 第173章二十二份礼物-重新回到七年前,开局他就提离婚-